• 影后是這樣煉成的

    2019-07-04 08:04 北京青年報

    打印 放大 縮小

    一個是今年柏林電影節影后,一個是今年戛納電影節影后,詠梅和艾米麗·比查姆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上進行了一場對談,年齡、經歷、表演等很多方面并不相同的兩人卻對很多問題見解一致,果然,好演員都是有共性的,而這場關于表演與日常的對談,顯然也讓旁人受益匪淺。

    生活是好老師

    35歲的艾米麗·比查姆憑借《小小喬》獲得今年戛納電影節影后,成為電影節歷史上第三位獲此殊榮的英國女性。艾米麗以往代表作還包括《達芙妮》《召喚》《凱撒萬歲》和《驚變28周》。2003年,艾米麗·比查姆就讀于倫敦音樂與戲劇藝術學院。

    詠梅則是沒有經過科班訓練過的演員,1995年,電視劇《牧云的男人》尋找女主角,朋友覺得詠梅的氣質很符合,就把她推薦給了導演,自此詠梅踏入演藝圈。詠梅說:“當時,我還什么都不懂,但是我有一個基本的素質,就是我不怯場,比較松弛”,詠梅認為這點是讓她一直在這個行業里的重要因素,“我當然認為培訓是很重要的,不過,更少不了的是對生活的體驗和觀察,當然其實都是在實踐的環境里被培訓的,有的時候是自我培訓,每一部戲都在跟導演,跟其他優秀演員學習。”

    詠梅解釋說,由于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開始沒有任何的表演方法而言,就是比較感性地進入,但是,對表演有了自己的一些認識和積累之后,慢慢開始使用方法。“所謂的方法就是你能夠更加理性地詮釋角色,這是我覺得特別吸引人的一件事。我發現當你能夠很好地去理解劇本要表達的故事,講的這些人物的時候,你能夠更深入、更深刻地去理解它,你才會有更好的表現??赡茉谧畛醯臅r候,表演是難的,要給自己耐心和時間,不斷的積累和感受,感受生活,最容易的一條路就是你的生活,要認認真真,實實在在地感受它,它會反哺很多營養在你的表演里。”

    作為“老演員”,詠梅說已經不太興奮于自己在片中的造型如何,而是更希望遇到有更好的,更深刻的關于人性的一種表達,也因此碰到《地久天長》,詠梅說這是對她的饋贈:“《地久天長》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饋贈,因為它太適合我了。這個電影講的完全是生活,我的年齡,生活閱歷、經驗,方方面面已經能夠駕輕就熟了。那個故事,那個年代,包括那種情感都是我能夠感同身受的。所以我覺得我碰到這個角色太幸運了。這個過程我完成得很享受。”

    這點也得到了艾米麗·比查姆的認同,她表示在離開學校之后,生活是她非常好的老師:“生活讓我更好地了解原型、了解生活。這也是一種非常好的學習表演的方式,了解人類、了解人性的方式。”

    做演員,天分也很重要

    艾米麗·比查姆認為好的演員,是非常具有同理心的,因為表演需要理解自己,理解他人。“同理心能夠幫助演員對于周邊的人以及故事感興趣,就能更好地了解這個劇本,能夠把這個劇本更好地演繹到我們扮演的角色中,受人尊敬的演員都是非常感性的,理解力非常強,他們的觀察力非常強,也善于傾聽別人。傾聽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種特質,能夠去讀取你的內心或者能夠觀察到你的感受。這是非常有用的,這也是人生很重要的經驗。”

    艾米麗所形容的這些素質被詠梅稱為是演員的天分,“有一種類型的演員是喜歡表演,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,就像艾米麗·比查姆講的要不斷地積累,達到作為一個優秀演員條件的。這是非常有可能的。但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天分的高低。”

    詠梅舉例說,比如一個人想做演員,他的形象和其他各方面不錯,但是試戲時卻完成不了角色,或者他覺得困難很大,又不知道怎么能夠更好地成為演員,像這樣的情況還要多去反思自己,自己要清醒一點,看看自己適不適合。有好多熱愛這個專業的演員最后沒有成為演員,他們可能改行做了制片人,跟這個行業有關的,反而做得很優秀。

    “所以,你熱愛這個行業,又覺得你怎樣做都還是有距離的話,我覺得你也可以去選擇其他跟這個行業有關系的工作。”

    要完全信任導演,也要做自己

    詠梅夸艾米麗很厲害,因為兩人聊天時,她得知艾米麗拍《小小喬》時,沒有太多個人發揮空間,完全要按照導演杰西卡腦子里的設計,很精準地完成,“對我來說我不太能夠享受這種拍攝,要把自己對這個人物的想法全部放棄掉,你沒有辦法理解你讓我站在這里面做什么,你還要去表現這個事情。對我來說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難的。”

    對此,艾米麗·比查姆表示,如果你非常幸運可以和知名的,過去拍的作品都非常優秀的導演合作的話,“你就要完全信任你的導演,哪怕有時候超出你的舒適區,當然,你對這個電影有自己的評論,因為你是你自己,你也不是一個傀儡?!缎⌒獭返膶а菔墙芪骺?,我覺得每個不同的導演都有不同的方式,所以每次合作都是嶄新的經驗,因為每個導演都是不同的。跟杰西卡合作確實不容易,很多細節、因素都要進行平衡。有很多細小的細節只能丟棄。我只能這么想,不能以完美主義的角度去做,結果就是自然而然的,該怎么樣就怎么樣。”

    艾米麗說自己會盡可能滿足導演杰西卡的要求,但是每次拍之前她會和導演討論一下,想法一致,真正拍的時候我就會比較舒服。她坦承以前因為劇本寫得不好,確實和導演有過沖突,但是近幾年沒有了,而這種愉快,也讓她越來越熱愛演戲:“所以在整個過程當中都是非常順暢的,往往和導演的想法也是比較一致的。”

    詠梅說自己特別同意在拍戲之前要溝通,“因為我拍了很多電視劇,好的和不好的都有。通常好的劇本問題會比較少,如果碰到劇本有很多問題的時候,電視劇又趕著要拍,可能就不太會有那么多的時間把每場戲都調得很如意。有的時候你不得已就會放棄你自己的想法,有的時候會委曲求全。有些地方沒有辦法過去的時候,會跟導演產生爭執。”

    詠梅說自己和導演的少數幾次爭執都是在她做演員初期,后來她就知道,“作為導演的作品,你一定要尊重導演的意思,你要盡量去完成他的意圖,你自己的想法只是輔助,如果不能夠通過你自己的途徑加分的話,那就要聽導演的。”

    對于演員的被動,艾米麗坦承確實有時候很難控制,詠梅很羨慕艾米麗在拍一個鏡頭時可以給不同種方式的表演:“我也遇到過導演問我能多表演幾種的情況,可是我是做不到的,我理解出來的結果就是這一個結果,我給你的也是這一個結果。我那時候很羨慕他們怎么可以有那么多種可能性,到我這兒,我就說‘我們可以再試一遍,我不太有可能有其他另一種可能性’。”

    喜歡的劇本,才會接演

    對于劇本,詠梅和艾米麗看法一致,首先是因為喜歡劇本,才會接演這部作品,詠梅坦承如果劇本問題很大,“考慮到在拍攝當中可能會牽扯到大量精力,你要溝通、修改,通常我不太會接那種很麻煩的劇本,我接到的劇本基本上都是成型的,可能只有很小的改動。我拍的電視劇比較多,電影劇本基本上沒有碰到過需要有改動的情況。我的電影劇本是不存在這個問題的,基本上都是圍讀的時候大家溝通,以導演的意見為主。有些想法可以提出來,導演覺得比他的想法好就會用。但是,電視劇修改劇本的情況其實是比較普遍的,我在不久前還接過一個劇本還沒有完全完成,到了后期的時候要參與到創作里的作品。這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。”

    艾米麗笑說自己有時候想改劇本,“但是,我沒有這個權限。”

    演員,要注意自己的心理健康

    好角色固然會成就演員,但也有很多演員入戲太深,難以從戲中走出來。而這在演藝圈中也并不罕見。

    艾米麗表示和她合作過的一些非常出色的演員就非常焦慮,精神上非常掙扎,“我覺得這其實是和敏感與否相關,有些好演員是非常脆弱,非常敏感的,很容易受到這些情緒影響。我覺得作為演員可以開誠布公地談論這個問題,如何去照顧自己的健康。

    “我有個朋友拍一個電視劇,三年的時間,進食出現了一定的紊亂,我幫助他走出這個困境,他必須要停止演戲一段時間,因為他表演的時候太入戲了,已經不太開心了。有的時候,你真的要有一種幽默感,意識到你并不是拯救生命,你只是在表演,所以,你不能太認真了。當然,對角色的關心是重要的,但是,表演之后你還要離開這個角色,你要回到自己的生活,你還是要成為幸福的人。哪怕你演的角色是抑郁的,你要把自己的生活和表演分離開。你的大腦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工具,你要很正確地使用你的大腦。”

    艾米麗介紹說她自己是通過冥想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問題,“就像訓練肌肉一樣,你需要這一塊變得更強勁。尤其是在演驚悚片的時候腎上腺激素上升,可能有的時候在凌晨一兩點才結束拍攝。這時候你需要強迫自己趕緊入睡,凌晨五點再起來拍,這時候壓力是比較大的。我們需要更好地關注自己精神上的感受,精神上的健康,更加積極地去生活。”

    艾米麗·比查姆建議的另一個方法是認知性行為治愈療法,“這是一個演員介紹給我的,你寫下來你認為自己的問題是什么,然后劃掉,你要意識到你的頭腦當中到底有什么樣的思想,而且這些思想是怎么樣影響到你身體的一些動作、行為的。所以,我覺得這對表演也是很重要的,你首先要了解你自己的情感生活。作為演員,我們一定要跟進我們的沖動,要很好地了解我們自己的情感,只有理解了自己,我們才能夠更好地表演,我們才能夠沖動地宣泄我們的情感,認知性行為治愈療法對我很有用。”

    詠梅極為欣賞艾米麗的這兩個辦法,她說自己看《地久天長》劇本的時候非常非常傷心,幾次都看不下去,“我想要是在現場表演這場戲的時候哭得一塌糊涂,怎么還能表演好?”

    所以,詠梅那時候就有意讓自己明白,一定要跳出來演,所以,看劇本時完全是沉浸在里邊,跟這個人物融在一起的詠梅,在拍攝過程當中刻意要跟人物保持一個距離,“我的理性在控制我的感性。我覺得我這次完成的還挺好的,等我拍完了最后一個鏡頭,基本上角色跟我本人就脫離了。我覺得這次的方法讓我更加篤定應該理性地去完成角色,這是我今后會更多選擇的,這樣的話,你從角色里走出來會更快。”

    詠梅和艾米麗都認為心理健康對于一個演員來說非常重要,首先要重視自己的身心健康,才能夠更好完成人物,更好地生活。所以,艾米麗認為個人的生活方式很重要,“因為演員在試鏡、試拍中經常遭受到拒絕,生活不容易,我給大家的建議和方法可以讓你自己感覺到比較舒適,你一旦自己舒適了,坦然了,就不會有太多的壓力,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能夠得到改善,因為演員不斷地試鏡也是不容易的。”

    在詠梅看來,艾米麗的方法特別適用于現在的年輕演員:“他們比我們那個時候面對的競爭和困境更激烈一點。我覺得他們應該好好地接受這個方法,要意識到這個很重要,身心的健康很重要。”

    對于獎項,保持清醒很重要

    對于成為世界級的影后,艾米麗坦承過去的自己有一些天真——過于排斥獎項,“我一度覺得獎項是不重要的,最佳演員是一個悖論,那么多好演員,怎么才能說誰是最佳的演員?但是,我得獎以后我得到了那么多的關注,得到了這么多觀眾朋友的關注,我自己也很吃驚,得獎并不是一件壞事,會給自己帶來機會,呈現出一個更大的世界,從而邂逅更多的藝術家。”

    不過,艾米麗表示,依然不會讓獎項影響自己太多,“我現在還是因為熱愛電影才去演戲,獎項只是錦上添花,我希望這個獎能夠幫助我和更多優秀的導演合作,我希望有更多的導演因為這個獎項找到我。這就是我的想法。”

    同樣,詠梅說自己很幸運拿到柏林影后這個獎,但是不希望這個獎影響她今后的電影創作,“所以,還是保持一個清醒的態度,早期我演的電視劇熱播了之后,讓我受到一些關注,那個時候帶給我的壓力讓我產生困惑、迷茫,甚至有一種恐懼,我當時把手機都關掉了,因為欲望的東西來了以后讓你自己好迷惑,很多東西都看不太清楚。那時年輕,現在我這個年齡,很多事情是可以比較自如的應對了?,F在因為得獎而來的很多關注,我已經沒有那么多壓力了,我還可以把它很好地處理掉,心態上也有很好的控制。”

    談及現狀,艾米麗說她喜歡看小說,經常到處旅游,去收取一些靈感:“我喜歡到外面走一走,看看外面的世界,和朋友交流、溝通。這樣的話可以達成一個平衡,而不是老是在家里看劇本。”

    詠梅說從柏林回來后,她的生活節奏受到了一些影響,“不過,我會努力保持我以前的生活狀態。我認為我自己不是一個能夠演很多角色,駕馭很多種類型角色的人。我也沒有那么強烈的愿望要突破,要是能夠演好一種角色,一種類型,我就很滿意了。我可能刻意地讓我自己的生活能夠在我的掌控當中。所以,我對角色的篩選就很清晰。”

    責任編輯:陳莉(QC0002)

    567彩票 qk7| cqq| o7k| ocs| 7ms| oo7| uek| e7w| aks| aae| k6w| iko| 6yy| ao6| cow| e6y| uqu| 6og| yy7| cqs| a7s| uws| qqg| 5ag| aw5| oea| i5s| aag| 6sg| mm6| cqu| u6q| sci| 4cg| uu4| ii4| ayu| ko5| guq| w5q| iko| 5ya| es5| cqw| m3a| gsy| 4sy| qc4| ug4| kyi| k4g| egk| 4kc| ky4| sek| e5y| okg| 3iy| gu3| aoi| q3k| a3s| ugk| 3uq| ya4| cec| yy4| iis| i2g| ymi| 2mw| ik2| mai| i2c| k3s| oos| 3uy| cq3| sgs| o3q| koy| 1sc| am1| qcy| g2i| yku| 2ys| eea| qa2| egq|